近日,陕西的芮先生向钱江电视台爆料称和杭州近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近店科技”)签约成为陕西渭南区的独家代理,合作推广一个叫做“花脸”扫脸支付的设备,可当设备推广后,他就遇到了麻烦。因为花脸支付系统问题导致无法正常开展市场。市场推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也迟迟得不到解决。一共投资的20多万居然都打水漂了。
 
钱江记者采访花脸支付代理商视频
 
芮先生向钱江记者称要求近店科技解除合同退还代理费,芮先生称遇到他这种情况的还有很多代理商,退费的原因就是花脸支付系统兼容性、售后技术支持等问题导致刷脸设备无法落地,当然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刷脸支付“第一品牌”被曝光!花脸支付代理商要求解除合同退还加盟费!

近日花脸支付创始人刘威在天津卫视《创业中国人》中讲到“技术是我们的核心优势,我们的技术含量体现在各个场景的综合能力。接着又讲到还要靠数据和市场”。面对资本方的连番质疑刘威显得不知所措。如果技术是核心优势,为什么解决不了系统兼容性等问题花脸支付是不是有涉嫌虚夸宣传的嫌疑?据创始人称合伙人需要交纳30万加盟费,如果设备落地困难,售后一堆问题,试问这30万的加盟费代理商什么时候能赚回来?

花脸支付CEO刘威参加《创业中国人》视频部分资料
据公开资料显示,近店科技(杭州)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创始人兼CEO刘威,在创立近店科技之前,刘威曾担任阿里巴巴口碑泛行业KA运营总监。花脸专注于刷脸支付系统的技术开发和落地服务。旗下“花脸”品牌-国内刷脸支付的第一品牌,提供智慧零售、智慧景区、智慧酒店、智慧医疗等各大行业的刷脸支付系统解决方案,是纽约纳斯达克大屏、CCTV央视展播品牌。团队成员均来自中科院以及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美团等顶级互联网企业,已累计服务全国100多个城市的30万家中小商户,日均交易流水达到5000万元。
刷脸支付市场发展为什么这么乱?
 
对于刷脸支付的乱象,支付界已经报道过多违法违规案例。目前刷脸支付服务商层次不齐,技术系统漏洞百出、售后服务更是糟糕,连缺乏专业知识的大爷大妈都来招来加盟推广刷脸支付,市场能不乱吗?有多位刷脸支付代理商向支付界反映了刷脸支付落地和招商问题,以下摘自支付界粉丝观点:
@文策
1、大型商超:只有大型商场才有排队问题,但小的刷脸支付终端在这里也没有用,因为光有支付解决不了排队问题,还必须有货物识别和计价的功能。
 
2、中型商超:中型商超大多是连锁店,财务和收银都是总部统一安排的,要上刷脸支付必须经过总部同意,关键是刷脸支付设备要和收银机能匹配,好多收银软件兼容聚合码的排斥刷脸支付设备,你就是用了刷脸设备也拿不到费率。
 
3、小型超市:都是靠周边居民消费的,干嘛要花钱买设备,设备不要钱,干嘛要多费率?
 
4、小型餐馆:可以用刷脸支付,但你得和我的收银系统能接上啊,怎么凡是有美团的支付,你都接不上呢?

当你出去推广的时候,你发现落不了地了。因为现在很多中小型品牌有自已的收银系统,你发现,你的刷脸机具无法和店里的收银系统对接。你又发现,那些店里没有收银系统的,老板可以直接在刷脸机器上绑定自已的个人码收款。你一分分润都拿不到。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知道,出大事了。自已交了高额的代理费,又花钱进的刷脸支付设备,投入资金那么大,结果白给人家做嫁妆。你去找你的上家,结果你会发现,他根本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余荃:
主要现在市场很多公司,打着支付宝微信官方名义招摇撞骗,要知道收代理费用,其实更多的技术与服务的费用,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成熟的公司会收费用,不过不可能有太好的政策,政策都是那些招商公司拿来吸引眼球用的,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盈利模式,那这家公司他们靠什么盈利的,又不是开慈善的,支付宝微信都不敢这样弄,有一得必有失,你做这个项目,你找公司合作,说句难听的就是互相利用,有各自的盈利模式才能合作共赢,当地的靠政策开招商会吸引你加盟的,10个九个骗,哪怕在好的政策,技术不行,产品不行,你落不了地,肯定也就拿不到,这些生意人比谁都精,不要总感觉你占多大便宜,其实你觉的你赚了,有这个想法的同学,只能说你一只脚已经入坑了。

@Dawn:

很多人拿到代理都不知道设备怎么落地,就开始了各种作秀宣传,还弄一块假的数据显示来糊弄人,说自己每天有多少流水,完全把刷脸项目做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传销资金盘,欺骗亲朋好友,网络推广忽悠人交代理费,到最后就是崩盘跑路!

很多人遇到大店小店都去免费发放一台,你们这么土豪吗,这代表着你们把钱丢进大海了你们知道吗?

一顿操作猛如虎,生怕机子送不出去,结果送了一两百台机器之后发现,日流水就只有两三万不等,去现场一看,最少有三分之二的商家没开机或者当摆设,扛到最后,要死不活,完全不是为了帮商家怎么能完美对接收银机,居然还让商家不用一气呵成方便的扫码支付,反而让商家手动输入或者是增加付款环节,或者是提高商家营业额和效率,反而给商家带来麻烦和累赘,别人本来就是一气呵成扫码收款,试问商家为什么要用你这又收费率又麻烦的设备呢?到最后就是自己玩死自己!

@清溪:
我就在做刷脸。刚装了一家商户回来。支付宝今天有活动,刷脸五折,最高减五块。买东西的人还是很乐意用的。蜻蜓1999,代理的进价一般在1699,量大的1499。所以,有的人299就让你做他的下家。1699的机器,支付宝对于达到交易量的商户,每月400奖励,总共给1200。达到交易量商户还有500的奖励,他就等于免费拿机器了。只是每次刷脸要收一定的费用,有的商户也不乐意用。实际推广还是有难度的。加盟费太高的渠道,还是要注意,搞不好你刚把加盟费赚回来,新的玩法就出来了。辛苦半天,帮上家挣钱。原来好多做pos机,二维码支付的人,就是这种下场。

@超魜:
骗局不骗局在说。你们以为是支付宝,微信,独家提现收取费用?%0.3-%0.6佣金。请问有多少店,每天收益能达到一万呢?有多少店有一万基础上达到百分之五十用刷脸呢?一万最高提60元?钱那么好挣,代理商这么多。凭什么有你的位置。

刷脸支付市场乱象的根本原因就是巨头们抢占市场大搞补贴带来的结果。

人脸数据被公开兜售

市场发展乱象可以规范,但人脸数据泄漏问题就严重了。此前有媒体曝光《17万人脸数据在网上被公开售卖》,有记者在一家网络商城中发现,有商家公开兜售“人脸数据”,数量约17万条,涵盖2000人的肖像,他们的主人有明星、普通市民,还有部分未成年人。
在商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中可以看到,这些“人脸数据”涵盖2000人的肖像,每个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此外,每张照片搭配有一份数据文件,除了人脸位置的信息外,还有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眉毛等的轮廓信息等。
尽管该商品被举报后下架,但该事件却把一直以来被忽略的人脸信息的数据安全问题摆到了人们面前。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黑产从业者已经盯上人脸识别这块“新蛋糕”。目前,不少APP应用均上线人脸认证这一功能,包括社交软件探探。人脸“代认证”也成为一条黑产链条,并呈团队化发展。通过一名黑产从业者,记者在探探上成功通过人脸认证并“变脸”某知名艺人。还有黑产从业者将照片制成MP4格式的短视频来绕过人脸识别服务商的认证系统。而这项绕过人脸识别的黑客技术正在网上被售卖,售价888元。
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徐延轩认为,人脸识别在国内正大面积广泛推广,但与之相反的是国外比如美国旧金山市对人脸技术发出了禁令,欧盟也计划采取人脸识别数据使用的立法。随着个人隐私意识的提高,越来越多人意识到人脸识别可能带来的风险问题,期望国家司法层面对该问题给予明确。
“人脸识别数据属于个人信息的范畴。对人脸识别不可滥用,在追求技术发展过程中需要平衡对现有法律的尊重和个人信息的保护。必须时,也应该出台相应法律法规规范该技术的应用。”
 
央行科技司司长谈刷脸支付:有技术也不能滥用
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7月13日在第四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强调,央行着力构建金融科技监管基本规则体系,主动营造有利于金融科技发展的良性政策环境,避免不法之徒动脑子、钻空子,引导科技应用不跑偏、不走样。
研究制定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应用的监管规则,技术架构、安全管理、业务连续性等方面提出管理要求。引导信息技术在金融领域合理的运用,纠正部分机构,有技术就滥用,有技术就任性的乱像。
李伟指出,现在技术非常先进,机构也热衷于把一些新的技术应用在金融领域,比如比较热的人脸支付,人脸是非常敏感的个人信息。一旦泄露或者被盗取,会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前段时间在3.15的时候讲到一些叫隔空盗刷的问题,支付场景没有表达出个人主观支付意愿,人脸支付的时候,一刷脸钱就没了,更可怕。银行卡可能还揣在兜里,脸是平常露在外面,识别出来非常容易,现在有的技术在三公里之外识别你的人脸,没有表达客户主观意愿去刷脸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因此,李伟强调,有技术也不能滥用,有技术也不能任性。“特别是一些企业设计模式场景不考虑这些问题:一方面刷脸,另外一方面还让人在大的屏幕上输入自己的手机号码,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这对于这种创新,我觉得应该要及时指出来纠正。”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