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三亚市公安局由经侦支队牵头,多警种配合,成功破获“6·06信用卡诈骗案”,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查处犯罪窝点5处,扣押POS机300余部,银行卡1700余张,初步统计涉案金额达5亿元人民币。

经查,该团伙从非法收集公民个人信息到违规办理信用卡到利用POS机非法套取现金再到“养卡”,整个过程层级分明、分工明确,严重扰乱了海南省的金融管理秩序。

经审讯,12名犯罪嫌疑人对各自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目前12人均已被三亚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该案相关侦查和深挖工作正在进行中。

三亚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将以该案为契机,深入排查金融行业存在的潜在风险,在金融风险防控方面主动发挥公安机关职能,进一步严厉打击各类金融类违法犯罪行为,为营造更好的法治化营商环境打下坚实的基础。

pos机“花式”套现令人震惊!套现猖獗…

节选自:经济观察报

“花式”套现

以套现为生,陷入信用卡偿还债务的人远不止于此。记者在几个“卡奴”、“卡奴上岸”、“信用卡卡交流”QQ群中发现不少“恶性”信用卡使用人士。譬如,一对小夫妻用户合计30张信用卡套现百万去买房交首付,一顿运作后生活紧张,但目前仍未逾期。

另一小部分获得原始资金参与赌博,待到“千金散尽”后,关机拒接催收电话,甚至拒接法院传票,隐瞒家人是一类,另一类是家人帮忙还款仍存在漏洞。更为夸张的是,在一个“卡奴还卡”的QQ群中,随处可见赌博、游戏、代偿等各式花色链接,企图“赌一把”偿还债务的人依旧不在少数。

套现的历史与信用卡发展一脉相承。时间回溯,1985年中国市场发行第一张信用卡,从当初的2家银行发卡到2018年三季度覆盖多数银行的6.59亿张数。34年间,从一家银行在信用卡业务中独大到百花齐放,鏖战正酣间,信用卡等零售业务收入早已成为银行新的利润增长最佳贡献者。

记者查询招商银行和萃2018年第二期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发行报告,通过庞大的数据统计可管窥部分信用卡逾期用户收入、年龄、地区等画像。其项下的基础资产为个人信用卡不良贷款,于2018年6月1日起,该基础资产涉及127350户借款人,全部未偿本息24.3亿元,平均逾期半年以上。其借款人平均年龄在33岁,在0-5万之间未偿还的余额最多,占比93.51%,平均每笔1.25万元。

根据借款人所在地区分布,深圳、广州、上海、北京、重庆是未偿本息分布最广的地区,分别占比7.24%、6.01%、4.52%、4.19%、2.97%。按照其借款人职业分布,在建筑、制造业中比例最高为35.33%,其次是贸易、行业、事务所行业为28.5%,餐饮娱乐和个体经营行业都占10%以上;国家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金融业分别占比7.09%和5.67%。

信用卡审批额度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是借款人年收入高低。收入层级与未偿本息呈现金字塔结构,以每五万元为分层单位,在年收入0-5万元内的借款人未偿本息余额9.58亿元,占比39.43%;5万元-10万元之间,未偿本息余额为9.89亿元,占比40.69%。记者发现,年薪越高其逾期金额和笔数越少,但平均每笔逾期余额越高。

一位从事POS机线下刷卡的陈默透露:“帮人刷信用时,最低端的是选择额度留一半,刷出来还账单;最高端的是额度留二十五分之一,循环滚,手续费大部分千分之六。如果金额大,手续费都好谈。”

对于是否存在银行突如其来降额导致资金断链连锁反应,陈默戏谑道:“那么多卡,怎么可能同时降”。

“信用卡套现的活就像有三个壶,但只有两个盖。为了这个把戏能玩下去,只能来回盖。”一位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向记者坦言,“大量的违规用卡的比较多,套现去投资房市、P2P理财、创业等逾期潮爆发或失败时就需要警惕信用卡不良。一般套现去消费的理由并不是很充分,这类群体完全可以刷卡消费。不良逾期就是纯粹套现跑路的一部分。”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